与世行、亚开行、IMF等多边机构联合融资16个项目 亚投行主打合作牌

  时间: 2018-1-18

  “刚开始成立的时候,美国、日本都非常担心,我们成立这个银行,是不是要挖世行和亚行的墙角,现在这种担心逐步消失了。中国政府一如既往地支持世界银行和亚开行,不仅没有减少出资,还增加了对世行和亚行软贷款的捐赠。” 在接受21独家专访时,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亚投行十分重视与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开展合作,将“与其他多边和双边开发机构紧密合作,推进区域合作和伙伴关系,应对发展挑战”列入协定宗旨。
  开业以来,亚投行先后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欧洲投资银行等签署了合作协议,非洲开发银行、伊斯兰发展银行、泛美开发银行也充分表达了合作意愿。
  多边机构合作空间广阔
  世界银行(下称“世行”)负责东亚与太平洋地区的副行长维多利亚·克瓦(Victoria Kwakwa)通过邮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世行认识到良好的基础设施对于促进增长和发展的重要性,而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融资远不能满足需求,基础设施投资缺口巨大。所以我们欢迎亚投行的成立,它能够为基础设施发展提供额外的资金支持。”
  “我想特别指出,根据亚行2017年的一份研究报告,从2016年到2030年,亚太地区45个发展中经济体在建设基础设施以及应对气候变化方面需要投入约26万亿美元的资金,平均每年需投入约1.7万亿美元。任何一个机构、国家或私人部门都不可能拥有如此庞大的资金来满足这种需求。即便是目前的主要多边机构加在一起也无法满足这种资金需求,所以亚行和亚投行在亚太区域内有巨大的业务空间,不存在竞争和取代关系,而是一种良性的合作和互补关系。”亚洲开发银行副行长张文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书面专访时表示。
  事实上,多边机构合作具有多重意义,减轻出资压力是其中一个方面。“基础设施与扶贫项目、社会发展项目不一样,它往往金额很大,动辄数十亿,一个机构是很难做下来的。比如阿塞拜疆的天然气管道项目需要86亿(美元),我们投6个亿(美元),世行出8亿(美元)。”金立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此外,金立群指出,联合融资能够使多边机构更好地协同合作,在借款国家中协调对基础设施发展的支持,突出重点;更好地与借款国进行宏观经济管理方面的对话,帮助它们改善投资环境。
  两年里,亚投行与其他多边开发银行联合融资完成了16个项目,其中8个与世界银行联合融资,3个与IFC联合融资,3个和亚行联合融资,与欧洲投资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联合融资项目各1个。
  记者了解到,即便是联合融资项目,亚投行也会独立开展尽职调查,进行可行性研究,将数据与合作伙伴分享。
  亚开行:愿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合作
  张文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亚行与亚投行都立足于亚太地区,在发展宗旨、业务领域、机构安排上有许多相同或相近之处。亚行成立于1966年,已有50余年历史;亚投行成立于2016年,业务仍处在早期开拓阶段。
  “在亚投行筹备和起步阶段,亚行与亚投行就开展合作,在组织架构、政策制度以及业务模式等方面,亚行与亚投行分享了其许多好的经验和做法。在亚投行成立后不久,双方就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并保持了比较密切的接触,不但两个机构的行长、副行长等高层管理人员经常会面、讨论和推动具体合作;双方的项目官员也不断在有关项目上积极磋商,探讨进行联合融资的可能性。” 张文才称。
  自2016年以来,亚行已经在四个项目上与亚投行开展了逾8亿美元的联合融资合作,包括巴基斯坦M4高速公路项目、孟加拉天然气项目、格鲁吉亚巴统绕城公路项目以及印度清洁能源走廊和电网项目(该项目为平行融资,归类为独立开展融资项目)。2017年10月,亚投行还首次派代表参加了中亚区域经济合作机制(CAREC)部长级会议,同亚行等国际组织一起成为支持成员国开展中亚区域合作的发展伙伴。
  张文才表示,亚行未来将继续加强与亚投行的合作,进一步开展项目联合融资、信息共享、人员交流等。双方不仅可以在国别层面开展合作,在次区域和区域层面,在推动亚洲区域合作和一体化方面,双方合作的潜力也很大。亚行和亚投行可以共同参与相关的区域、次区域合作机制及国际倡议下的项目融资和政策对话,包括在CAREC、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机制(GMS)、“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合作。
  世行:可合作动员私人资本
  Victoria Kwakwa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一开始,世界银行集团就和亚投行有着密切的关系。“世行通过分享信息、专长和知识支持了亚投行的筹建。我们为亚洲很多项目进行联合融资,这有助于世行扩大资金的效用,更好地实现减贫和共同繁荣的目标,同时也使亚投行作为一个新的国际金融机构能够有一个强劲的开局。”
  在她看来,世行可与亚投行在动员私人资本方面加强合作。“我们两个机构都有动员私人资本的使命,世行主要是通过我们的私营部门国际金融公司(IFC)来做。世行一直在帮助各国最大化地获得发展资金,并且力求不将它们的公共部门推向不可持续的债务和或有负债水平。”
  2017年G20汉堡峰会公报称:“我们核可多边开发银行(MDBs)关于动员私人资本的联合原则和愿景(‘汉堡原则和愿景’),欢迎其在优化资产负债表、促进基础设施投资和互联互通等方面的工作。” 世行、亚投行以及其他多边开发银行签署了联合声明,承诺在接下来三年整体将撬动的私人资本增加25%-35%。
  Victoria Kwakwa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达成这一成果不仅需要世行和亚投行在项目层面密切合作,还要有协调和共享数据、标准和工具的计划。
  她举例称,在埃及,世行正在与亚投行以及其他金融机构合作,帮助该国对电力部门进行改革,降低财政成本,动员私人资本进入(尤其是可再生能源领域)。“我们期待以‘汉堡原则’在东亚做更多的业务。”
  “我们预计AIIB将继续成长并且将进一步提高能力来扩大基础设施融资。我们也很有信心,在2018年,以及未来几年,与亚投行的伙伴关系会继续发展和巩固。” Victoria Kwakwa称。
(原标题:与世行、亚开行、IMF等多边机构联合融资16个项目 亚投行主打合作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