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加息对中国跨境资金流动有何影响?外汇局回应

  时间: 2018-1-18

美联储加息与美国税改对我国的跨境资金流动将有何影响?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今日表示,当前我国跨境资本流动的外部环境还是比较稳定的,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等外部因素的影响也在逐步减弱。
国新办18日上午就2017年外汇收支数据情况举行新闻发布会。有记者问:2018年美联储将继续加息和缩表,美国的税改政策也将付诸实施,您为这些因素对于我国的跨境资金流动将产生什么影响?外汇局将如何应对?
王春英表示,这个问题我们也一直关注。2017年,美联储有三次加息,并启动了缩表,特朗普政府也通过了税改法案。但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形势明显好转,近期外汇市场供求更加趋向平衡。
这说明,我国跨境资金流动的发展变化实际上是多方面因素共同影响的结果,除了外部因素也有内部因素;外部因素也是多方面的。
综合来看,当前我国跨境资本流动的外部环境还是比较稳定的,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等外部因素的影响也在逐步减弱,或者说市场对这方面因素的消化比较顺利,国内经济企稳向好的基础日益巩固,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总体稳定的格局有望保持。
怎么看这个问题?王春英说,第一,美联储加息缩表以及美国政府税改等因素并没有持续加大外部市场波动,未来的外部环境扔有望延续相对平稳的局面。
历史上看,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正常化曾经导致美元比较快的升值,国际资本从新兴经济体流出。但随着制约因素的增多,相关影响都在逐步弱化。
从2017年情况看,美联储加息三次并启动了缩表,这个情况理论上有助于美元利率和汇率的提升,但实际上,2017年美元指数下降9.9%,2017年底前在税改因素的推动下,美元指数小幅上升后近期又再度回落;短期的联邦基金利率全年累计上调75个基点,但长期利率变化不大,2017年底的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和2016年末的水平基本相当。这反映了很多制约因素的影响。
从美国国内情况看,通胀率持续偏低,美联储关注的通胀指标主要是核心PCE,这一数据从2017年初的1.9%降至年底到1.5%左右;同时,从美国经济长期增长水平看,近期美联储预测的美国经济潜在增长率是1.8%,明显低于历史上的经济上升期增速;此外,美国政府曾经表态不希望美元过强,这些都会制约美元汇率和利率的提升。
从美国的外部情况看,其他发达经济体尤其是欧元区经济复苏比较快,近期欧央行调升了对2018年经济增速的预期,并开始减少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规模,欧洲政治稳定性也明显好转,支持欧元走强,对美元形成压力。
第二,国内经济基本面总体良好,仍是我国跨境资本流动的稳定性因素,未来还会发挥更加突出的基础性作用。
一是经济增速在世界范围内还是相对较高的,国内产业链条和配套设施日臻完善,劳动力技术和企业需求匹配度比较好,能够保障企业顺利经营并获得较高收益,2017年前11个月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22%。
二是居民收入不断提高,居民消费进一步升级,国内市场潜力非常大,这逐渐成为吸引企业投资的重要考量因素。
三是我国宏观政策目标明确、体制机制灵活,金融市场运行总体稳健,外汇储备充裕,应对和化解风险的能力较强。
四是我国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不断加深境内市场开放程度,继续完善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有利于稳定预期、吸引外资。
此外,近年来我国在减税降费方面同样做了大量工作,近期欧美在投资安全审查方面也有所趋严,相信国内外市场主体会综合考量各方面的因素,理性、稳妥地开展投融资活动。
关于如何应对的问题,王春英说,外部环境中这些因素都是需要密切关注、客观分析、跟踪评估和稳妥应对的。外汇管理部门首先将进一步加强统计监测,及时分析和解读跨境资金流动的形势变化。
同时,坚持推改革和防风险并举,一方面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稳妥有序推进资本账户可兑换,服务实体经济,服务国家全面开放新格局;另一方面,防范跨境资本流动风险,不断完善宏观审慎管理和微观市场监管体系,严厉打击外汇违法违规活动,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