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全球发布会

  时间: 2018-10-12

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全球发布会(一)
 
 全球投资最新趋势和前景
 
2018年年中,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全球发布会在日内瓦万国宫举行。在发布会上,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投资企业司司长、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主编詹晓宁发布“全球投资最新趋势和前景”。
 
报告指出,当前,全球跨国投资低迷,前景不容乐观。投资政策趋势喜忧参半,新一代产业政策遍及全球。
 
数据表明,2017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下降23 %,为1.43万亿美元。这与全球GDP及贸易增长加快形成鲜明对比。上述下降主要是跨境并购大幅下降22%造成的。2017年已宣布的绿地投资额也下降了14%。
 
报告认为,导致投资低迷的原因,包括全球投资回报率下降、超大型并购及企业重组减少、国际生产扩张速度放缓、全球价值链的扩张趋于停滞等。此外,国际生产及生产要素跨境交易日益从有形的模式转变为无形模式也对跨国投资产生影响。发达国家仍然是全球主要对外投资来源。
 
 
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全球发布会(二)
 
 全球跨国直接投资流向/国别与地区
 
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指出,2017年,流入发达国家的FDI下降,流入发展中经济体的FDI保持平稳,流入非洲的FDI持续下滑,流入亚洲的FDI保持稳定,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FDI实现增长。流入英国和美国FDI同比大幅下降。
 
2017年,流入发达国家的FDI下降37%,为7,120亿美元。其中,跨国并购下降29%,主要原因是超大型并购及企业重组比2016年减少。上述下降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英国和美国FDI流入量在2016年飙升之后大幅下降。美国FDI流入量下降了40%,降至2,750亿美元,但仍居全球首位。流入英国的FDI下降了92%,降至150亿美元,跌出全球前二十。法国、德国FDI流入量出现增长,但流入欧洲的FDI受英国拖累整体下滑。
 
流入发展中经济体的FDI保持平稳,为6,710亿美元。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外国FDI的比重从2016年的36%,上升到2017年的47%。
 
2017年,流入非洲的FDI持续下滑,降至420亿美元,同比下降21%,主要集中在大宗商品出口国。
 
同期,流入亚洲的FDI保持稳定,达到4,760亿美元。该地区重新成为全球吸引外资最多的地区。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FDI增长了8%,达到1,510亿美元。这主要受该地区经济复苏的推动。这是六年来的首次上涨,但流入量仍大大低于2011年大宗商品繁荣时期的峰值。
 
流向转型经济体的FDI下降了27%,降至470亿美元,为2005年以来的第二低水平。这主要反映了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以及对自然资源的投资不足。
 
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全球发布会(三)
 
 发达国家仍是全球主要对外投资来源
 
报告指出,发达国家仍然是全球主要对外投资来源。
 
2017年,发达国家跨国公司对外投资小幅下降了3%,约为1万亿美元,占全球对外投资总额的71%。欧洲对外投资下降了21%,降至4,180亿美元。德国、英国对外投资大幅增长,法国对外投资保持在较高水平,但荷兰公司对外投资从2016年的1,490亿美元,下降到2017年的230亿美元。美国、加拿大对外投资上涨了18%,达4,190亿美元。美国仍是全球最大的对外投资国。
 
发展中国家对外投资下降了6%。中国对外投资减少了36%,降至1,250亿美元。拉美及加勒比以及非洲的对外投资都出现了增长,转型经济体对外投资从前两年历史低位上涨了59%。
 
从产业看,三大产业的跨境并购都出现下降。第一产业特别是采掘业降幅最大。第一产业及服务业绿地投资分别下降了61%和25%。制造业绿地投资金额则上升了14%,但总体仍停留在较低水平。
 
报告指出,全球FDI的急剧下降与其他跨境资本流动的增长形成对比。由于银行贷款和证券投资弥补了FDI的下滑,全球跨境资本总流量占GDP比重从上年的5.6%增至6.9%。流入发展中国家的国际资本也保持温和增长,占GDP比重从4.0 %,增至4.8 %。尽管如此,FDI仍然是发展中经济体最大的外部资金来源。它占发展中经济体整体外部资金流入的39%。
 
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全球发布会(四)
 
 导致全球投资低迷的原因解析
 
报告认为,全球投资回报率下降是导致投资低迷的原因之一。2017年对外商投资的全球平均回报率为6.7%,低于2012年为8.1%。全球各个地区的投资回报率都在下降,非洲、拉美及加勒比地区的投资回报率降幅最大。外国资产回报率下降可能会影响FDI的长期前景。
 
当前,国际生产扩张速度正在放缓。国际生产及生产要素跨境交易日益从有形的模式转变为无形模式。跨国公司海外分支机构的销售额继续增长,但资产和员工增长速度较慢。这可能对发展中国家吸引用于提高生产能力的投资的前景产生不利影响。
 
此外,全球价值链的扩张趋于停滞。全球贸易中的外国增加值(即各国出口总额中所包含的进口商品和服务的价值)在经历了二十年的持续增长后,于2010 - 2012年达到31%的顶点。联合国贸发组织的全球价值链数据库显示,2016-2017年全球贸易外国增加值占比下降了1个百分点,降至30%。与上一个十年相比,所有发达及发展中地区的全球价值链参与度的增长势头在最近几年都显著下降。全球价值链增长放缓与FDI趋势显示出明显的相关性,显示了FDI趋势对全球贸易格局的影响。
 
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全球发布会(五)
 
 中国吸收外资全球排名第二
 
中国在全球的排名及前景。
 
中国吸收外资:2017年中国吸收外资全球排名第二,在美国之后。2016中国全球排名第三,位于美国和英国之后。
 
中国海外投资:2017年中国对外投资全球排名第三,在美国和日本之后。2016中国全球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
 
中国仍为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吸收外资国和对外投资国。在最近宣布的一系列投资便利化以及招商引资措施的推动下,流入中国的FDI有望继续保持在高水平上。
 
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全球发布会(六)
 
—全球直接投资前景及其影响
 
根据联合国贸发组织投资企业司预测,2018年全球国际投资预计出现增长,但增长势头将十分脆弱。全球FDI预期将增长5%左右,最多不超过10%。总量仍将低于过去10年的平均水平。2018年全球经济和贸易增长预期加速,全球总需求表现强劲,加上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有望推动全球FDI的增长。
 
然而,全球和地区性风险也十分突出,政策不确定性增加。贸易关系紧张局势的升级和扩大,将对全球价值链投资产生负面影响。美国税收改革及各国减税竞争加剧,也会对全球投资存量及投资模式产生重要影响。此外,一些宏观经济变量,如一些国家的债务问题,也可能出现不利的变化。
 
基于以上因素,预计2018年发达及转型经济体外资流入量有望增长,流入发展中经济体的FDI将与上年基本持平,但各发展中地区表现不一。
 
由于大宗商品价格出现反弹,同时得益于非洲大陆自贸区协定的签订,流入非洲的FDI有望增长。
 
流入亚洲发展中国家的FDI预计保持稳定。亚洲区域内相互投资包括对收入相对较低国家(如柬埔寨、老挝、缅甸、越南等国)的投资的增长,有助于整个地区外资流入的增长。
 
受经济、政治不确定性,国际金融市场潜在风险以及几个大国即将举行选举的影响,拉美及加勒比地区经济增长持续疲软,该地区FDI流入量预计在2018年保持停滞,或略有下降。
 
转型经济体FDI流入量预计在2018年上涨20%,达到550亿美元。这主要得益于石油价格上涨以及俄罗斯宏观经济总体稳定,但地缘政治因素可能造成不利影响。
 
流入发达国家的FDI有望上升,估计达到7,700亿美元。其中欧洲上涨15%,北美增长5%。但美国跨国公司将利润汇回美国,将在一定程度上抑制欧洲FDI流入的增长。此外,贸易关系紧张也是不确定性因素。
 
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全球发布会(七)
 
—各国/地区投资政策的最新发展
 
目前,许多国家/地区继续致力于吸引外资。
 
根据最新调研,2017年,65个国家采取了126项投资政策措施,其中84%有利于投资者。有些国家放宽了包括运输、能源和制造业等多个行业的准入条件。有的采取了新的投资促进及便利化措施,如简化行政程序、提供投资激励和建立新的经济特区等。
 
同时,越来越多的国家最近对外国投资采取了更为审慎的立场。2017年有关国家新出台的投资限制措施或对外资加强监管的措施,主要反映了对国家安全以及对外国投资者对土地和自然资源的所有权的担忧。一些国家加强了对外国并购的审查,特别是对战略资产及高技术企业并购的严格审查。一些国家正在考虑进一步强化投资审查程序。
 
全球投资协定的制定也达到了一个转折点。2017年新签国际投资协定的数量(18个)是1983年以来最低的。此外,被终止的协定的数量有史以来第一次超过了新签协定的数量。相比之下,大型区域投资协定的谈判保持良好势头,特别是在非洲和亚洲。
 
新的投资者与国家争端解决(ISDS)仲裁案的数量居高不下。2017年,至少新增了65个基于投资协定的投资者-国家争端案件,使已知案件总数达到855个。截至2017年底,在已裁决的案件中,投资者胜诉的约占60%。
 
国际投资协定改革正在全球各个地区进行。2012年以来,150多个国家采取步骤制定新一代国际投资协定。例如,一些国家重新审查了他们的协定网络,并参照联合国贸发组织提出的国际投资体制改革方案修订了投资协定范本。各国也开始更新老一代条约。例如,越来越多的国家对旧的协定条文进行解释,或使用新的协定取代旧的协议。
 
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全球发布会(八)
 
—各国/地区新一代产业政策
 
贸发组织的全球产业政策调查显示,产业政策已经无处不在。在过去10年中,有101个国家(占全球GDP的90%以上)出台了正式的产业发展战略。80%以上是过去五年中制定的新一代产业政策。
 
调查显示,现代产业政策日益多样化和复杂化。它们超越了传统的产业发展及结构转型,更着眼于解决新的问题,并追求多种目标,如全球价值链的切入与升级,发展知识型经济,建立与可持续发展目标相关的产业,以及新工业革命(NIR)的竞争定位等。
 
我们在调研中将各国的产业政策分为三种模式:产业创建战略模式、产业追赶战略模式,以及基于新工业革命的战略模式。约40%的产业发展战略包含针对特定产业进行扶持的纵向政策。三分之一的产业政策侧重于横向提升产业总体竞争力,以追赶全球先进生产率水平。还有四分之一产业政策将重点定位于新工业革命。
 
大约90%的现代产业政策充分利用投资政策配套,主要为投资激励措施和绩效要求、各类经济特区、投资促进和便利化举措,以及投资审查机制。三种模式的产业政策都使用类似的投资政策工具,但其重点和强度各不相同。
 
因此,现代产业政策是投资政策演变的重要推动力。自2010年以来,超过80%的新出台的投资政策措施都旨在促进工业体系的发展(如制造业、与之相关的服务性行业以及工业基础设施),其中约一半明确用于产业政策目的。
 
激励措施仍然是产业政策最常用的工具。适用于制造业的大约三分之二的激励措施锁定多个或特定行业,横向的激励措施则往往锁定特定的活动,例如研发(R&D)或对产业发展做出的其他贡献。业绩要求(主要作为激励措施的条件)也被广泛用于扩大跨国公司对产业发展的贡献,但他们的大部分功能可以通过基于成本的激励措施来实现。
 
经济特区继续增多并多样化。在许多国家,纯出口加工区向增值区过渡的趋势仍在继续,新型经济特区仍在出现。吸引特定产业以及将多个经济特区联系起来的战略,在一些实施产业创建战略及赶超战略的国家支持了产业发展并帮助这些国家的企业进入全球价值链,但经济特区成为“经济飞地”的风险依然存在。高新区或工业园区也成为新工业革命驱动的产业政策的关键工具。
 
现代产业政策促进了投资便利化。投资便利化在不久前一直在投资政策框架中居于次要的地位。现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已经将投资便利化作为产业发展战略的重要的横向措施之一。
 
有针对性的投资促进也很重要。全球三分之二的投资促进机构的工作受到该国产业政策的指导,并据此确定优先促进的部门;四分之三的机构有专门促进产业技术升级的计划。
 
除了高度敏感的行业外,制造业对外资股权占比的限制越来越少,但在一些基础设施和服务行业仍然普遍。过去十年中,许多国家取消或放宽了对外资的股权限制,但在外资准入方面,对外资的审查程序在增加。
 
总之,投资政策(特别是外资政策)是产业政策的重要工具。不同的产业政策模式需要不同的投资政策组合。投资政策工具随着产业政策模式和发展阶段的改变而不断发展。
 
新一代产业政策,无论是创建型、追赶型还是新工业革命型,都倾向于遵循一些与前一代产业政策不尽相同的构建原则。这包括开放性、可持续性、包容性及对新产业革命的应对。投资政策应该以这些原则为指导,并且保持政策一致性、灵活性和有效性。
 
新一代产业政策应为可持续发展战略服务,应与国别及国际投资政策以及社会和环境政策等其他政策相辅相成。产业政策应在市场和政府的角色之间取得平衡,并避免过度管制。此外,产业政策应是开放型的,能够促进国际产能合作,避免以邻为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