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我省对外投资规模快速增长,对外投资质量不断提升——对外直接投资运行分析(2015年1-6月)

  时间: 2015-7-16

一、20151-6月我省对外直接投资基本情况

 

20151-6月,全省经备案、核准的境外企业和机构共计300家,对外直接投资额57.36亿美元,同比增长1.35倍。截至20156月底,全省经审批核准或备案的境外企业和机构共计7321家,累计对外直接投资额319.08亿美元。覆盖142个国家和地区,我省对外投资前五位的国家和地区是香港、美国、瑞典、德国和印度尼西亚。总体而言,2015年上半年,我省对外投资行业进一步优化,主要涉及采矿业、制造业、研究与实验发展等行业;投资区域进一步合理化,发达国家占比提升,“一带一路”势头良好;投资形式继续多元,境外营销网络、增资、跨国并购等多种形式齐头并进。

 

二、上半年对外投资新的特点和变化

 

我省对外投资规模不断扩大,质量不断优化的同时,呈现出以下特点:

 

一、开放4.0促进工业4.0,技术研发服务类对外直接投资大幅增长。

 

目前,随着“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推进,我国对外开放已经步入4.0时代。“走出去”企业服务于“中国制造2025”发展目标,工业4.0项目投资层出不穷。1-6月,我省研发及技术服务对外直接投资大幅增长,金额为12.33亿美元,而技术研发上年同期仅有约7144万美元,同比增长11.62倍。主要有万向集团投资2.95亿美元收购美国菲斯科新能源汽车公司,其在新能源汽车起步早,技术雄厚,车型成熟、市场地位甚至高于特斯拉。日发精机4080万美元增资意大利MCM公司,进一步夯实公司在航空航天高端机床制造领域的地位。卧龙机电3230万美元并购的意大利SIR公司,是为法拉利等高级跑车配套的高端智能制造行业,其掌握的机器人技术领先国内20年。新昌天硕1.91亿美元并购的加拿大迈瑞丁控股公司,是全球第一的镁加工制造企业。我省企业在境外研发、高端制造领域的布局,将极大的促进我省在工业4.0领域的发展。

 

二、优质产品输出升级为优质产能输出,国际产能合作如火如荼

 

过去,我省以质优价廉的传统优势产品供应全球市场,现在则逐步将优势产能就近布局在消费市场,有利于利用当地要素,贴近市场需求,也帮助相关国家提高了制造能力。1-6月,我省制造业对外投资12.91亿美元,同比增长3倍。主要项目有青山控股集团投资7.73亿美元设立印尼青山不锈钢有限公司,转移冶炼行业的优势产能;巨石集团增资9500万美元巨石埃及玻纤公司生产玻璃纤维;百隆东方股份有限公司投资3.5亿美元设立百隆(越南)有限公司,转移纺织行业产能。

 

三、“中国制造”转型为“中国消费”,境外投资转向服务国内消费市场。

 

1-6月,我省传统制造行业、房地产行业鉴于国内产能过剩的局面,瞄准国内消费升级、资源需求等国内市场需求,通过“走出去”境外投资,利用国外资源,满足国内需求。一是在国内积累了一定实力的制造企业加快投资境外农业项目,满足国内高端农产品需求。如天马轴承投资4800美元在澳洲设立牧场,养殖肉牛满足国内市场需求。二是利用国际资源价格低谷,布局国外资源储藏,争取资源回运。1-6月,我省采矿业对外投资14.14亿美元,同比增长3.01倍。主要项目有美都能源增资9.48亿美元在美国德克萨斯收购油田;浙江新湖集团投资1亿美元并购澳大利亚牛眼矿业公司。三是利用国外技术资源,满足国内高端医疗需求。如贝达医药投资2000万美元入股美国Xcovery公司,研发癌症药物,满足高端创新药的需求,

 

四、就近投资扩大为全面布局,发达国家增势明显,“一带一路”方兴未艾

 

过去,我省对外投资主要集中在周边亚洲国家,现在全面布局的态势越来越明显。一是对发达国家投资增长迅猛。1-6月,我省对美美国、加拿大的北美地区投资达到21.69亿美元,同比增长3.17倍;澳大利亚为主的在大洋洲市场增长速度最快,达到4亿美元,同比增长5.35倍。二是非洲市场也大幅增长,对外投资额4.33亿美元,同比增长2.47倍。三是我省企业积极参与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沿线国家投资增长迅猛。1-6月,我省在沿线国家投资项目72个,同比增长1.18倍;投资金额为22.18亿美元,同比增长8.86倍,增速远高于平均增速。投资国家遍及东南亚、南亚、中亚、中东、俄罗斯、独联体、东欧等“一带一路”主要区域,布局态势良好。

 

   五、资本输出带动商品输出,境外营销网络建设稳步推进

 

   1-6月,全省经核准设立的境外营销网络项目共293个,中方投资额42.54亿美元,占总量的74.16%。自2008年以来,全省共核准设立境外营销网络3823家,投资总额为237.72亿美元。主要分布在香港、美国、瑞典、德国和阿联酋等我省主要出口市场的90多个国家和地区。一般而言,境外营销网络拉动的出口平均约占本企业出口总额的65%左右,境外营销网络建设的稳步推进,对拉动我省出口的进一步增长促进作用明显。

 

三、我省境外直接投资存在的问题和困难

 

一、境外直接投资金融支持仍存在不足

 

近来,金融机构对“走出去”企业的融资支持有较大幅度的改善,其审批体制已根据“走出去”企业需求开始做出调整,但相应工作仍处在起步阶段。 “走出去”金融支持在境外金融机构布局、审批体制改革等多方面仍需加强。

 

二、企业跨国经营存在不少政策障碍

 

一是资金进出还不自由,外汇管制给企业跨国经营需要的资金进出带来比较大的不便,现有外汇政策较以前有所放松,但管制依然过多。二是税收体制不利于企业跨国经营。当前跨国税收体制安排复杂,透明度不高,加大了企业国际税收的法律风险。税收双边协定的签订与我国对外投资现状也不匹配,不利于企业“走出去”境外投资。三是资源回运有障碍。在农业项目方,企业在境外种植水稻生产大米进口至国内需要配额。石油项目也存在类似问题,民营企业在境外收购的油田,由于自身不具备原油进口资质,生产的石油也无法回运国内。

 

三、“走出去”企业仍呈现小、散的特征,整体实力不强

 

1-6月,我省全省经备案、核准的境外企业和机构共计300家,其中投资额500万美元的为252家,占比为84%;这些企业分别在50个国家和地区,投资地区分布散。我省企业以单打独斗“走出去”的形式为主,产业链上下配合不足,集群“走出去”的优势不明显。

来源:商务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