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融资与担保研究(2014年省商务厅外经处课题)

浙江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融资与担保研究

2014年省商务厅外经处课题

 

内容摘要:浙江省企业在中国加快国际化发展大背景下,主动抓住机遇,加快了“走出去”的步伐。但是由于担保条件不足,如民营企业自身实力受限、金融国际化程度不高等,导致对外直接投资项目的融资需求难以得到实现,制约浙江企业开展对外直接投资,为此,通过本课题研究,我们提出了加快搭建浙江省“走出去”融资与担保平台的工作方案,并得到了省政府主要领导的肯定批示。

关键词:走出去、融资、担保、金融支持、对外直接投资

2013年世界经济仍处于调整期,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出量)较上年实现1.4%的小幅增长。2013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净额(以下简称流量)1078.4亿美元 ,较上年增长22.8%。中国对外直接投资首破千亿美元,连续两年位列世界第三大对外投资国。各种迹象表明,接下来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额将持续超过吸引外资的总额,中国将从此变为资本净输出国。

浙江省企业在中国加快国际化发展大背景下,主动抓住机遇,加快了“走出去”的步伐。2013年,全省经审批和核准的境外企业和机构共计568家,中方投资额55.2亿美元,同比增长41.7%,创历史新高,实际投资24.0亿美元;国外经济合作完成营业额45.1亿美元,同比增长17.9%,也创了历史新高。

一、 问题的提出:融资难制约浙江企业开展对外直接投资

浙江省广大企业积极响应中央实施“走出去”战略的号召,“跳出浙江、发展浙江”,着眼全球资源配置,积极开拓国际市场,全省对外投资合作业务快速增长。截止2013年底,全省经审批和核准境外企业和机构共计6444家,累计中方投资额203.7亿美元,覆盖141个国家和地区。全省对外承包工程企业在世界6大洲90个国家和地区承揽工程项目,2013年完成营业额45.1亿美元。由浙江省企业实施的三个国家级境外经贸合作区通过商务部确认考核,全国领先。浙江吉利控股集团以13.88亿美元对福特旗下的世界名车沃尔沃完成全资并购,实现成功整合,2012年首次跃居世界500强,2013年开始在全国布局。“走出去”的规模和效益得到了进一步提升,极大地拓展了全省经济发展空间、推动了产业结构转型升级。

民营企业、中小企业是浙江经济的主体,也是浙江境外投资兴办和并购企业、设立境外营销网络以及开展对外承包工程的主力军。但是,由于对外投资合作主体实力弱,自有资金规模少,境外资产抵押担保难等引发的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非常突出,严重制约着我省对外直接投资的发展。

根据统计,我省近三年(2011年~2013 年)经审批投资额在1000万美元以下的中小境外投资项目1212个,项目数92.03%,累计中方投资额约占29.05%。而从浙江口行提供的数据看,近三年支持的单个融资金额在1000万美元以下的中小境外投资项目9个,累计贷款金额约6080万美元。可以看到:大部分的中小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缺乏金融的有效支持。

为此,如何引导和帮助浙江省中小企业抓住当前难得的机遇,通过对外投资合作规避贸易壁垒、获取能源资源、知名品牌、专业技术和营销渠道等优质资源要素,加快本土跨国公司的培育,全面提升开放型经济的发展水平。如何在现有的政策性金融、保险体制框架下,通过加强政、银、保合作机制的创新,探索出一个针对民营企业“走出去”融资难等政策性障碍的综合性解决方案,为浙江民营企业国际化发展助力,迫在眉睫、至关重要。

二、 问题的分析:对外直接投资融资难主要在于担保不足

发展我国的对外直接投资还是要以民营企业为主力军。但是,民营企业并不像国有企业拥有如此雄厚的资金实力,并且很难得到政府给予的财政支持,融资难、融资渠道单一是现阶段我国民营企业存在状态的显著特征。大多数民营企业在从事对外直接投资时所需要的资金大多数是源于国内母公司的支持或企业的自由资金,通过资本市场以及政府的财政支持所获取的资金非常少之。由此可知,要使民营企业成为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发展中的主力军,首先就要解决企业的融资难题。融资难的主要困难有:

一是境外投资项目的高风险。一般而言,境外投资项目的风险较其他投资项目要高。除了投资项目本身所面临的市场风险、管理风险之外,境外投资还存有其他境外安全风险。据商务部印发的《对外投资合作境外安全风险预警和信息通报制度》,境外安全风险主要包括:)政治风险、经济风险、政策风险、自然风险及其他风险等。如最近利比亚骚乱就属于政治风险,日本大地震属于自然风险,这些都是企业不可控的风险。高风险性是影响境外投资项目难以获得金融支持的根本原因。

二是投资主体融资能力差。浙江民营经济发达,这也决定了对外直接投资主体以民营企业为主。近5年来浙江省企业境外投资项目中有2/3的投资主体是民营企业,总投资中有3/4来自民营资本。每年新增“走出去”的企业中民企比重都在95%以上。民营企业对外投资积极性高,但总体而言,投资规模偏小,2013年浙江境外投资项目平均规模为970万美元左右,上亿以上大项目不多。规模总体偏小,主体融资能力较弱是影响浙江境外投资项目获得金融支持的突出原因。

三是金融服务体系不健全。目前,我国就对外直接投资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法规,如2009年,商务部出台了《境外投资管理办法》(商务部令[2009]5号),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了《境内机构境外直接投资外汇管理规定》(汇发[2009]30号),2011年中国人民银行公布了《境外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试点管理办法》(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1]1号),这些都为对外直接投资创造了更加便利的政策体制环境,但是同时,由于境外融资担保受限制、金融机构国际化发展滞后等多种因素,我国尚未建立完整的对外直接投资金融服务体系。金融服务体系的不健全是影响浙江境外投资项目获得金融支持的关键原因。

境外投资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投资行为,不仅要求正确评估投资项目的可行性,更要符合本国和东道国的外汇制度、产业政策以及相关的法律制度等,还有可能涉及到双边甚至多边的经贸协定等,一般包括前期考察、项目评估、融资安排、组织实施等一系列环节。在这个过程中,企业迫切需要金融机构作为合作伙伴提供诸如境外融资、国际资金结算、境内外资金统筹管理、规避风险等一系列金融服务,以提高投资的成功率。综上分析,由于担保条件不足,如民营企业自身实力受限、金融国际化程度不高等,导致对外直接投资项目的融资需求难以得到实现。

三、 对策:加快搭建“走出去”融资与担保平台

为切实解决浙江民营企业“走出去”融资难的问题,地方商务部门应积极牵头金融机构(政策性银行、政策性保险公司)搭建地方“走出去”融资与担保平台,转变财政政策的使用方式,创新政、银、保合作机制发挥好政策性金融机构的作用,进一步放大财政支持的杠杆效应。

“走出去”融资与担保平台的核心,在于通过政、银、保和企业的多方合作、分散风险,既加强了风险控制,又有效降低了商业银行的贷款门槛、条件和成本。从这几年来中国进出口银行浙江省分行(以下简称浙江口行)的历史数据分析,发放的“走出去”贷款项目余额约为5亿美元左右,其中不良率仅为0.18%,财政资金的风险基本可控。同时,很好地发挥了财政资金的杠杆撬动作用,保守估计5000万元人民币的财政资金可以为企业带来2.5亿美元的融资规模,可以直接放大20倍以上,企业的惠及面将大大提高,融资难的瓶颈会有所突破,其示范和带动效应将进一步推动其他商业银行的金融创新。

(一)设立“走出去”融资与担保平台的三个重点

一是放大财政支持的杠杆效应,以少量资金带动较大规模的金融资本;二是创新和拓展政策性保险产品,发展融资性担保和非融资性保函业务,降低企业融资条件和成本;三是加大政策性银行贷款支持力度,提供配套的中长期外汇贷款和优惠利率。

(二)设立“走出去”融资与担保平台的二个机制

一是建立政、银、保之间境外投资合作重点企业和项目的信息共享机制,加强境外投资合作企业、项目的评估、筛选以及后期跟踪评价。

二是建立政、银、保与企业的风险补偿机制,企业境外投资合作项目发生损失风险,按照“1+3”模式(即企业+保险、银行、政府)的风险共担模式,予以风险补偿。

(三)“走出去”融资与担保平台的运行管理

由省财政专项出资5000万元人民币,作为支持浙江中小民营企业“走出去”开展对外投资合作的风险补偿准备金。浙江信保承诺为企业提供1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性担保或非融资性保函额度。浙江口行承诺在浙江信保出具相关担保后,提供具有优惠利率的配套专项贷款,以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

由省商务厅牵头负责平台的运作管理。具体承担:融资项目的方向选择和具体项目的推荐,项目融资后的绩效跟踪,损失风险发生后的损失补偿。以及专项贷款的政策性贴息和保费资助。

由浙江信保联合浙江口行负责风险前期评审,具体受理符合平台支持范围内企业的担保业务,承诺每年为企业提供1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性担保或非融资性保函额度。承担担保项目审批、及风险发生后的赔付及垫款催收等工作。

浙江口行负责专项贷款的发放。按照浙江信保为企业出具融资性保函,为企业提供优惠利率的专项贷款,并承担对项目后期的跟踪和风险评估,参与风险发生后的赔付工作。

课题组成员:张曙明、阮刚辉

课题成果附件:

1、 李强省长对《关于支持设立走出去融资与担保平台的意见》的批示。

2、 走出去融资与担保平台的实施方案


附件二:

“走出去”融资与担保平台的测算方案

金融体系的核心功能在于优化风险分担方式,即对风险进行分拆、捆绑、分散与转移,在不同微观经济主体之间进行优化配置,提高经济福利。金融风险分担的核心原理为: ① 由对风险最有控制力的一方承担相应风险; ② 承担的风险程度与所得的回报大小相匹配;③ 承担的风险要有上限。依照此原则,我们将企业“走出去”战略中的核心主体分为政府、金融机构、企业三大类,分别探讨其风险分担的边界与风险转移方式,进而构建出“三维一体”的立体风险分担模式。

 

政府

企业

口行

信保

 

以某企业拟对外投资规模为6000万人民币的项目为例,企业自有资金5000万元,贷款需求为1000万元。(其中,保费率为0.06%,贷款利率为6.4%,财政支持贷款贴息为1个点,保费支持为30%左右,浙江信保与浙江口行分担风险比例为91,平台补偿比例为2%

如没有“走出去”融资与担保平台,企业无法贷到资金,项目只能放弃。

在“走出去”融资与担保平台下,企业可以向平台提出申请,省商务厅、浙江信保、进出口行进行联合评审。

通过评审后,企业首先在浙江信保投保,保费为36万元(6000万元×0.06%);浙江信保为其提供融资性担保;浙江口行为其提供为期35年利率为6.4%的专项贷款1000万元,企业的年利息为64万元。同时,企业可以享受由平台提供的财政支持,包括保费补贴(30%)和贷款贴息(1个点),共计约20万元(36万元×0.3%+1000万元×0.01%)。

在项目进展顺利的条件下,财政资金20万元带动了6000万元的对外投资,直接放大了300倍。

在项目发生了风险的情况下,假设1000万元100%受损,首先由浙江信保赔付,如其最终损失属浙江信保保险项下,对于能够获得保险赔偿的损失部分,浙江信保将不再向企业追索,也不向平台报请补偿。

如追索不成功或确认无法追索而形成的最终损失部分,浙江信保、浙江口行按91比例分担1000万元的损失后,再向平台提出补偿申请,财政补偿200万元(1000万×20%),最高以5000万元人民币为限。

根据浙江口行目前贷款的情况来看,境外投资贷款不良率约为0.18%,假定不良率为1%,则财政资金放大效应约为30倍(6000万元×99%/200万元)。

综上所述,在“走出去”融资与担保平台下,企业可以更好的抓住发展机遇,扩大了对外投资规模,实现了国际化发展;浙江信保拓展了政策性保险业务;浙江口行增加贷款规模。政府通过平台有效地发挥了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为企业发展提供了支持。